您当前的位置 :衢网评论 > 评论有道 正文

时评写作的基本原则和方法

时间:2015-02-09 11:20   来源:网络时评

  时评,顾名思义是时事评论,要有时间性。所写内容应该是当前的社会热点和焦点。要写好时评,必须时常关心社会新闻、时事动态,要有丰富的知识、敏锐的信息捕捉能力和洞察力。同时,也要善于寻找素材,及时发现题材,并能时时走在信息前列。

  一篇好的文章,确定题目非常重要,就象是文章的眼。题目,首先有新意,能引人注意,或让人觉得新奇,从而产生想一睹全文的愿望。例,关于医院红包的问题。同样的内容,如果题目为“红包变质以后”,此题很普通,并无新意。如果改为“红包被漂白以后”,此题顿时让人眼前一亮,兴致一下子提高了。

  评论性的文字,最起码要有鲜明的观点,要言之有物。但往往有一些初写的朋友,不能很好地做到这一点。一篇文章看着很长,却是东一拳头西一脚,让人看了云里雾里,不知所云。评论,不等同于散文。散文,可以信马由缰,形虽散而精神不散。但评论必须要紧紧围绕所要表达的观点进行阐述。并切忌前后文有自相矛盾的现象出现。

  写好评论,可以从一件事中找一个点,围绕一个小点进行论述,集中兵力歼灭一个内容。不要写作时,选取了许多个点,想面面俱到,可到最后,却观点不明、立论不清、没有说服力。既然是时评,那就要密切联系实际,联系生活。尽量从社会角度来进行评论,从广大民众的利益出发,从社会道德层面来立论。这样的评论,更容易引起共鸣。当然,评论,肯定是有所褒,也有所贬,肯定会引起争议.对于不同观点的人,作者应以博大的胸怀容纳。

  评论的形式多种多样:开门见山式、抽丝剥茧式、迂回战术式、表褒暗讽式等等,这与各人的知识水平、写作能力、行文习惯有关,也由个人的喜好所决定。

  要写好评论,还得多看评论。鲁迅的杂文,是把锋利的剑。胡适的杂文,风格与鲁迅则完全不同,但也值得细观。当代的柏杨,他的杂文也可一看。我印象最深的是柏杨的《大不敬》、《大张挞伐》等文,针对的是“国民大会代表”,极具讽刺意味。“带笑的泪”,如果杂文能达到这一境界,可谓是上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