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衢网评论 > 读书心得 正文

翻着袜

时间:2015-03-11 16:23   来源:

翻着袜

梵志翻着袜,人道皆是错。

乍可刺你眼,不可隐我脚。

    这是今天我偶然读到的,诗僧王梵志所作的一首禅诗。说得太好了!我一下子便喜欢上了它,所以忍不住要妄言几句。

袜子翻着穿,尽管“人道皆是错”但诗人宁愿“刺你眼”,也不愿亏待他的脚。说得是那样的理直气壮,坦然安然,其为人处事,不让人不由衷地敬佩。用今天的一句话来说,就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不光是穿袜子,穿衣穿裤乃至立人处事均然。有人总被别人的一句褒贬而左右,有人又一味地追逐流行的东西,以为流行的就是美的。其实,流行的未必适合你,只有适合你的才是最好的。所以,凡事不要失却自己的判断力,不要人云亦云,被流行甚而被别人的一句话牵着鼻子走。

世间万事,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你有你的标准,我有我的理由。那就不妨按自己认为对的去做。就像梵志反穿的袜子,你认为是错的,但是我穿着舒服,那就是对的。所以,“人道皆是错”的东西,也未必就真是错。

    宋人黄庭坚就很喜欢此诗,他曾说“昔茅容季伟 ,田家子尔,杀鸡饭其母,而以草具饭郭林宗  林宗起拜之,因劝使就学,遂为四海名士。此翻着袜法也。” “今人以珍馔奉客,以草具其亲,涉世合义则与已,不合义则称亲,万世同流,皆季伟罪人也。” 黄庭坚认为季伟“杀鸡饭其母,而以草具饭郭林宗”是“翻着袜”,实在是因为 “以珍馔奉客,以草具其亲”是当时的一贯做法。今天,这种现象不也是屡见不鲜的么?为了某种目的出入豪华饭店山珍海味宴请客人,而对待自己的父母则惜金、苛刻甚至虐待。在上司面前毕恭毕敬,在下属或自己家人面前则凶神恶煞。这样的人,不妨向古代的季伟学习,试着“翻着袜”如何?

    古人的袜子是用自织的粗布做的,外表整洁,内里粗糙。这种粗布袜子直到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农村还很普遍,我小时候就曾穿过。尤其是在寒冷的冬日,这种粗布袜子比所谓的洋袜子暖和得多。后来,洋袜子很快入侵,占领市场,年轻人宁愿受冻也不愿穿它了,主要原因是这种袜子样子不美观,接缝也粗糙,令人不舒服。如今,这种粗布袜子早已绝迹,完全被洋袜子所代替。

    在一般人眼里,是见不到谁会翻着袜子的,正穿袜子犹嫌难看,谁还愿意反着袜?爱美是人的天性,虽然脚没有脸那么注重,但还是尽量使它美观。我想,一般人就算脚丫子磨出血泡,也不肯翻着袜的。可见世人多不能免俗。但王梵志毕竟不同凡俗,他的翻着袜,不只使自己的脚舒服,而且代表了像他这样的一类人对事物的独特理解和做法。

其实,世间许多事物在他看来,本就该翻着袜的,只不过一切众生颠倒而已。(江中一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