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衢网评论 > 网络作家协会 正文

一生低首胡柚花

时间:2017-05-11 15:36   来源:鲁海燕

“春雨惊春清谷天”,过了清明,又是一年的谷雨,这个散发着稻香般湿润的名字就这样落在了地里。湿了农民手中离不开的农具,润了他们心里放不开的那片胡柚林。

细雨微风的日子,万物生长,走过闹得人招架不住的热闹的油菜花,越过清明时节梦里都逼得人走投无路的杏花,常山的胡柚花儿就顺应自然规律悄然开了。

微雨过后,不经意间就能发现星星点点如米粒般大小的花苞,带着人们期许的目光,带着农民丰收的喜悦,羞羞怯怯地悬在枝头上。小小的花苞汲着蓄了整一冬来自根部的力量,在阳光雨露中,一点点壮大,到一指长的时候,就开始了它的最辉煌的一生——绽放之旅。

那是不肯许身就范于园艺杂志的未经世故的花,带着俗世的美,是一种鲜活的白,它们的集体亮相,顿时明亮了整个山头。微风吹来,颤颤巍巍,风中带着淡淡的香,给人怦然心动的美。一朵花一道白,五六片洁白如玉的花瓣,花蕊顶端带着淡淡的黄,那是一种安静的,不张扬的存在。细雨沙沙,花瓣搜集着落下的雨水,汇聚成一个晶莹的“泪”,在花瓣底部,迟迟不肯离开,“胭脂泪,相留醉”,那是一种不舍的别离,是一种不屈的信念,正如我们古老常山的那一代又一代的种柚人。

安静地走在胡柚林中,侧耳倾听胡柚花开的声音,看一场胡柚花的盛事,你就会发现,比起四五天就猝然消亡的热烈的油菜花,比起好不防备一股脑儿滚下枝头的山茶花,它的消亡像是一首含蓄悠远的笛声。微风徐徐,一片,两片,三片,四片……叶片上仍然带着它特有的绸的光泽,依然带着枝头的温暖,依然那么鲜活洁白夺目,即便坠地后还带着它固有的那鲜亮的白。那一片片落下的花瓣啊,脱离了枝头的束缚,摆脱了枝头的那般局促与拥挤,反倒是更自由舒展地躺在树底下,堆积在土地上,竟有着一种遗世独立的美。

开的时候,寂静无声,不热烈张扬,谢的时候也含蓄无声,一世低首的胡柚花啊却在秋天时节,在人们的期待中,不负众望地孕育出黄澄澄的胡柚来,如期地给柚农们带来丰收的喜悦。所以,我爱胡柚花,爱它的洁白馨香,爱它的含蓄内敛,更爱它那一生不低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