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衢州新闻网  >  衢网评论  >  网络作家协会

乌溪江畔栀子开

时间:2018-11-10 13:55   来源:衢江金晓莹

汽车在蜿蜒的山路上缓慢行驶,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如一个调皮的孩子,在山林间跳跃。我们屏气凝神,任他尽情欢跃,生怕一开口就惊扰了这个在满眼绿色的天地间撒野的孩子。

“看,那是一片什么花?”一声软甜的问话打破了车里的安静。

“哇!荼蘼花!这么一大片!”车窗外的石壁上,匍匐着一大片白色的小花。“开到荼蘼花事了,春天要结束啦!”车上的才女杜老师脱口而出。

真是这样!看看满眼的翠绿,点缀其间的只有这点点小白花,预示着初夏来了,劳动人们对时令和季节的准确把握真是让我们惊叹!

偶然往车窗外一瞧,又是一丛丛,一簇簇的白色小花从车窗前移到车窗后,款款而来。又是荼蘼花?仔细一看,小小的花瓣清晰可见,原来是栀子花!

栀子花?栀子花!看着车窗两边一簇簇点点绿韵簇拥着的温婉小白花,熟悉又亲切,思绪又带回了二十五年前的那个五月天。

那时我还在杭州上学,五月的一个周末,回家后的第二天一早,我收拾行李准备回校,妈妈推开院门进来,带着一身晨露的气息,潮湿又清香,一进门,往我面前塞来一大束植物,阵阵清香扑鼻而来,定睛一看,一大束的栀子花!有的花正开得艳,有的含苞待放,有的是一个个淡绿色的花骨朵,小小的栀子花藏在翠绿的叶子里,带着山里清新的泥土气息,“带上这些花,后山上摘来的,一大片呐。”妈妈自豪的说,怎么带这么一大把栀子花去?我刚想说摘几朵花就好,妈妈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你闻闻,这花多香啊!新新鲜鲜的,一路去学校还可以送人。”也好,反正坐火车要六七个小时才到,路上闻着也可以清醒清醒。

这样,背着包,捧着一大把栀子花,一路颠颠簸簸,终于坐上了去杭州的火车。

一上车,这一大把栀子花就吸引了无数目光,有些走过了还回头深吸一口:“真香!”

对面坐的是一家子,妈妈带着两个女儿,大的约莫十五六岁,小的六七岁,黑红的脸上带着纯真,小姑娘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手上的花,满眼兴奋:“栀子花,我家也有!”“很多很多呢。”坐在旁边的姐姐白了她一眼:“你现在没有哇!” 小姑娘撅起嘴巴,瞪了姐姐一眼 。我随手分出两枝栀子花 ,递给小姑娘:“这个给你。”“真的?”小姑娘腼腆笑了,接过花,看了姐姐一眼,调皮地眨眨眼。

过了一会儿,背面坐的一位大妈探过头,“真的香咧!”“以前闻好像没有这么香的,是山里野生的吧?”我笑笑点点头,家乡山野的气息,淳朴不张扬,清雅又耐人寻味。“难怪!这么香!”她刚要坐下,我递给她一束花,“噢哟!那是太谢谢了,谢谢了!”她笑眯眯的眼里闪着光。她把花凑到身旁坐着的一位男士面前,男士探过头笑着说:“很香的,谢谢了!”。

“姐姐,能给我表姐一些吗?我表姐坐那里。”小姑娘用手指指前面不远处的一个姑娘。“嗯!这样吧,小妹妹,你给姐姐分下这些花好不好?”想起临出门妈妈的那句话,我把花递给她,“都给他们。”“嗯”小姑娘高高兴的捧起一束花,左边,右边,前面,后面,不一会儿,车厢热闹起来,你一言我一语,“这个小姑娘真乖。”“真是太香了。”“好闻。”“这个山里的花香,要带回家养起来。”满车厢散落着淡淡的清香,时而浓郁时而淡雅,时而从人们鼻尖溜过,时而久久萦绕在周身,人们尽情的享受这素雅的花香。看着车厢里的一切,我又想起清早就上山为我采栀子花的妈妈,妈妈没有读过书,但是从小就聪慧过人,看过的东西过目不忘,就是这样一点点学会了识字,还学会了写字,辛勤操持着一家子的生活,邻里之间有困难都倾力相助,贤惠朴实,勤劳热心,一如这温婉的栀子花,空谷清幽,丝缕沉澜,不以无人而不香,不以渺小而抱怨......

车子转过一个又一个弯,在一片湖光山色中车已到小湖南镇上。

最先迎接我们的是乌溪江边那郁郁葱葱的樟树,站在古渡头老樟树下,眼前的乌溪江江面开阔,江水清澈,水倒映着山,山映照着水,极目远眺甚是心旷神怡。帅气的镇文化宣传员小蓝邀请镇里土生土长的文化专家细细向我们介绍了小湖南镇的风土人情,文化特色。说起这些年镇里干部群众的努力,这位77岁高龄的老人竖起了大拇指:“这个五养湖南产业定位,做得好!水养,气养,药养,食养,心养,无一不是为老百姓着想的,这些年镇里真真做的好的!湖南镇有丰富的药材资源,建有灵芝、白术、山栀花等中药材基地,依托这些资源,老百姓开发药膳,满足现代人健康养生的需求。”栀子花?中药?药膳?眼前浮现出一幕幕画面:清晨薄雾下,斜挎袋子,山里的人们在山坳里、山坡上采摘栀子花,一袋袋满载着山里人们梦想和希望的栀子花,走进全国各地的中药市场;傍晚古樟树下,农家小院的餐桌上,一盘带着清甜香味的玉白色栀子花静静躺在青瓷盘中。。。。。。

晚餐我们来到了古樟树下的仙人谷农家,热情淳朴的男主人为我们制作了一道道独具山里特色的野菜,苦叶菜,南瓜叶,豆腐糟,一盘玉白色的栀子花在一盘盘绿色的菜肴中特别显眼。“这个是栀子花,我们这里的特色菜,山里到处都可以摘到,清凉解毒,夏天吃点很好的,多吃点噢。”男主人热情招呼着,黝黑的脸上满是真诚,看着这个勤劳热情的山里人,再看看盘中那静静躺着的栀子花,同样在这水润的山谷间生活,同样是守着这绵绵的崇山峻岭,质朴文静,淡雅高洁,同呼吸,共命运,何其相似?我的妈妈、倾其一生守护一方乡情的镇文化专家、生于斯长与斯的古樟树下的农家大哥,还有那些带着一方山民种植栀子花中药材的干部群众,和这些山野间随处可寻的栀子花一样,勤劳善良,热爱生活,用自己的一份智慧点亮前行的道路,这些都是根植于家乡山山水水的爱和惦念!都是一份浓浓的乡愁乡思!

清纯的夏天,因为有了栀子的清香,这个大自然会变得更有生机,这个夏天才会感觉到那样的清幽和苍绿。栀子花,在平淡的流逝里不时再现,落地余香,清芬愈久远,一朵朵小小的花瓣,淡淡清香让人念念不忘。栀子花,它在我眼中是最美的,美到芳香馥郁,美到纯洁无瑕,美到永恒的千年万载,美到在我的字符里风华绝代!

出发!去看一看,闻一闻,尝一尝!

那乌溪江畔,栀子花开!

那乌溪江畔,浓浓的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