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衢州新闻网  >  衢网评论  >  网络作家协会

岁月芳华流钟楼

时间:2018-11-11 16:34   来源:柯城方秀琴

暮霭聚集在钟楼的天空,细雨从檐上翘脚聚多而滴,它们跌落下来,打在地面的小坑洼里,溅起一小点水花,碎了、散了、又聚了。不多时,檐上的天和檐下的地都被笼罩起来,一片迷茫的白,笼罩了整个北门街。

钟楼,对老衢州人来说,是一个地理坐标,是衢城生活的人文记忆,更是城市沧桑演变的一个缩影。

钟楼位于衢州市区北门街南端十字路口。据明天启《衢州府志》卷之七《建置志》记载,钟楼建于明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以条石筑成四门塔式基座,高4.3米,长、宽各12.92米,券门高3.96米,平面呈正方形。基座有四个门洞,东接钟楼巷,西为钟楼底,南连忠烈庙前,北通北门街。钟楼共三层,高两层的重檐歇山式木结构新钟楼,二层铺木板,三层楼阁上有一木架,上悬大钟,重三千余斤,旧时由祥符寺僧人兼司晨昏。1942年,大钟被日军掠去。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木结构楼阁因年久失修而成危楼,被拆去。目前所见木结构钟楼系2010年复建。

步上钟楼,老城区风貌尽收眼底。向北俯视是悠悠古韵的北门古街,向西眺望则是水亭门城楼。钟楼与城楼相对而望,无形之中将古城内仅存的两个历史文化街区联系在了一起。

蒲松龄在《聊斋志异》中写道:“张握仲从戎衢州,言:‘衢州夜静时,人莫敢独行。钟楼上有鬼,头上一角,相貌狞恶,闻人行声即下。人骇而奔,鬼亦遂去。然见之辄病,且多死者。’”传说中,钟楼上的独角怪是魁的朱砂笔变的,青面獠牙,血盆大口,每到深夜,大头怪便会发出“嘎嘎嘎”的叫唤声,晚上看见行人单独行走便追,直追得行人气绝身亡; 如果有人看到某人被独角怪追,就会得病,不久就会死。有一年,有个学徒胆子很大,听到叫声毫不惧怕,提起了一盏灯去上茅厕,大头怪怕光,见学徒迟迟不把灯拿走,便说:“大人好大胆也!”学徒应道:“小鬼头不小哉!”说完用揩屁股的手纸在大头怪嘴上一抹,拎上灯盏顾自走了,从此大头怪销声匿迹。蒲松龄的这则神怪故事,为衢州这座古城平添了一种神秘和传奇。其实,在蒲松龄写此书之前,“钟楼大头鬼”传说就已在民间流传。

奶奶是城里人,闲时总会和我说起衢城老街的故事。小时候我吃饭不老实,要么把饭粒掉得满地都是,要么会手滑摔碗,已经记不清磕坏摔碎奶奶家多少碗。奶奶心疼碗却又不舍得打骂我,每每如此,她就会拉出钟楼独角怪的故事。“钟楼上的独角怪就是喜欢你这种淘气的小孩,再不听话好好吃饭,我就让独角怪把你抓去……”如今奶奶岁数大,很多往事都已记不清。每次去看她,她还是会和我说起钟楼上独角怪的故事,好像我依旧是她那个拿不住碗的小丫头。

今天的钟楼四周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已经算不上是衢城的高楼,但耳畔传来的钟声依旧洪亮悠远,舒缓悠长,为衢城百姓报晨昏时辰,祈求街巷平安。小小的钟楼如同那则小小的神话故事,流淌着你我或多或少关于衢城的记忆,静静地停留在衢城的岁月芳华中,成了衢州古城古老的记忆。